东方智库是依托新型主流媒体集团——东方网打造的媒体型智库,秘书处设在东方网创新研究院。智库立足上海,汇聚国内外意见领袖、政商精英和学界翘楚,聚焦国际政治外交、经济贸易、文化科创及一带一路等热点,构建具有兼容性、公信力、多元化的国际议题朋友圈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出现以来,世界各国采取了不同的抗疫、防疫手段。截至2020年5月20日,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全球累积确诊已接近480万人。同时,我们看到,大多数的既有研究或新闻报导指向了国家层面的抗疫政策比较,而全球重要城市之间的对照研究比较有限,实际上,抗疫的国家表现不等于城市表现,即使是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也有防范得当的城市。通过观察不同的城市抗疫工作,我们认为,从全球角度看,城市防控疫情政策的成效还是取决于“有效隔离”和“配置医疗资源”等工作落实的精细化程度。同时,国际化港口城市尤需注意疫情反弹,特别是需要制定周密的国际员工复工计划。

当下的美国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截至5月20日,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超150万,病死率6%,治愈率18.8%。美国早期轻视病毒的态度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病毒的扩散,但其实在美国的联邦制政治制度下,也有防范得当的城市。旧金山截至5月19日确诊2131个病例,病死率1.7%,病死率远远低于美国全国数据。

通过观察旧金山市的防控时间线,可以发现旧金山市政当局以及加州,其实比美国联邦政府更早关注疫情并实施相关政策,主要是在2月就进行了防疫管控。在旧金山市还没有出现病例时,市长伦敦∙布里德就宣布进入城市紧急状态,全面准备防疫。当时美国联邦政府倒没有太多防控疫情的有效举措。4月15日起,旧金山市还明确宣布启动一项“接触者追踪计划”,该计划将通过一款应用程序来追踪曾与新冠肺炎患者有过密切接触的人员,并及时监控病情。这也走在了美国主要城市的前列。目前,旧金山乃至加州的防控形势可谓向好,与美国不少其他大城市形成了对比。

威尼斯所在的威尼托大区是意大利最早暴发疫情的两个大区之一,也是早期疫情最严重的大区,但自疫情在意大利蔓延以来,威尼托大区“自加压力”,在全国防控标准之上进一步加强管控和排查,使得每日新增病例趋势有所回落。截至5月19日,威尼斯市所在的威尼托大区累计确诊18997人,死亡1820人,死亡率低于意大利全国数据4.2个百分点。威尼斯市本身报告病例数为2633人,死亡率为8.3%,低于意大利全国数据接近6个百分点。

2月17日起,威尼托大区即决定投入资金购买试剂盒进行地毯式病毒筛查,包括无症状和身体健康的所有人均须进行排查。第一轮检测于2月底开展,结果显示该地区的感染率为3%,60%的患者为无症状感染者。政府立即隔离了所有确诊病例,并在十天后开展第二轮检测,结果显示该地区的感染率后降至0.3%。进入3月后政府主要将防控措施落实在三处:第一,积极检测无症状感染者;第二,加强隔离措施,减少人员流动性;第三,加强对感染病例的救护工作。同时采用了先进的RT-PCR检测法,该方法仅需6小时就可得出检测结果,测试机构将通过邮件告知测试者。这些“亡羊补牢”的工作,使得威尼斯有了复工复产的基础。

中、韩等东亚国家的疫情一度在全世界最为严重,但在此次疫情防控中,充分发挥集体智慧的“联防联控”机制给世界各国留下了深刻印象。上海、首尔以及作为城市国家的新加坡,对探索因国际交通恢复造成的“疫情反弹”方面的防控也正在作出积极贡献。

以新加坡为例,为缓解医疗资源紧张,新加坡较早地施行全面分诊制。重症患者在国家传染病中心治疗,轻症患者则分散到社区医院和私人医院等,病情好转、尚未康复的患者则在由度假村和博览中心等改造成的隔离中心暂住,这样能有效分散大医院负担、提高医疗体系效率。2月17日,新加坡卫生部启动“公共卫生防范诊所计划”——激活了超过800家前哨诊所,为出现发烧咳嗽的患者进行诊疗,若高度怀疑是新冠肺炎的则转诊去综合医院,并统一价格为10新元(老年患者为5新元)。同时,新加坡的家庭医生制度也大大减少了居民的恐慌和医院交叉感染的的风险。这样的分诊制,提高了病人就诊效率,减轻了综合医院的负担,合理安排有限的医疗资源。这样的做法,在东亚城市范围内几乎是一种“集体行动”。

4月3日,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购物商场前,一名女子在树下休息。当日,新加坡宣布新措施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如关闭学校和非必要办公场所等。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大批外籍劳工感染,新加坡疫情4月下旬出现反弹,成为东南亚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最多的国家。为此,新加坡宣布“阻断器”抗疫举措延长至6月1日,目的是确保外籍劳工宿舍疫情可控且不向外扩散,同时让社区病例大幅减少。进入5月以来,外籍劳工宿舍以外的社区新增确诊病例、无关联确诊病例逐渐减少,新加坡决定可放宽政策限制:以居家从事的商业活动、洗衣店和理发店5月12日起可以恢复营业,部分学生5月19日起将返校上课,一些关联重要供应链和经济活动的工作场所也将逐步开放。这些经验的积累,对于国际人员往来和国际员工密集的其他全球城市防控疫情反弹也可以借鉴。

面对前所未有的新冠肺炎疫情,全世界都需要更多的“有条不紊”、“亡羊补牢”和“集体智慧”。在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也有防范得当的城市,说明人类是有能力通过有效举措控制疫情的。我们也十分希望走入误区的部分城市或国家领导人能够“亡羊补牢”,不要因价值观差异,就忽视东亚国家通过“集体智慧”率先走出疫情影响的事实。

本文作者张鹏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刘玥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工商管理学院研究生。

环球网 上外学者马丽蓉:“种族歧视病毒”是共建“健康丝绸之路”的最大路障

战疫@慕安会丨上外学者汤蓓: “上医医国”,经济链条畅通才能保障全球抗疫

澎湃新闻丨上外学者毛蕊 王玲宁:波兰暂禁外国人入境,全国停课关闭文娱场所

社会科学报 上外学者俞祖成 林光志:面对疫情,日本应急管理如何实践“人文关怀”?

澎湃新闻 上外学者俞祖成 王敏:台湾地区的早期反应与中期措施,当前局势可控

澎湃新闻 上外学者俞祖成 王金钰:日本疫情期间,志愿者活动为何陷入低迷状态

澎湃新闻 上外学者王金钰 俞祖成:如何理解日本针对疫情危机的“紧急事态宣言”

中国社区报 上外学者俞祖成 黄佳陈:进一步推进社区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原标题:《东方网 上外学者张鹏 刘玥:疫情严重国家为什么也有防范得当的城市?》

标签:

Leave a Reply